戴北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戴北新闻 >> 教育 >> 对话粤籍院士|主持国家超导项目多年,甘子钊院士:科学要允许失

对话粤籍院士|主持国家超导项目多年,甘子钊院士:科学要允许失

发布时间:2019-12-01 09:52:09 阅读量:1352

1954年,16岁的甘赵子被北京大学物理系录取,留在学校教书。从那以后,60多年来,他从未离开过北京大学或物理专业。“我的生活经历特别简单。”甘·赵子是这么说的。

然而,无论是作为北京大学物理系的负责人还是20世纪90年代国家超导研究的负责人,谈到这一时期中国物理学的发展,甘赵子总是不可避免的。他在所涵盖的所有领域都取得了非凡的成绩。

如今,80多岁的甘·赵子仍然每周工作六天,似乎和其他同事没什么不同。唯一的区别是甘赵子现在不承担具体的科研项目。他谦虚地说,他只是“帮助年轻人提建议”和“做点什么”。

向黄坤先生学习,走进“半导体物理”之门

1938年,甘赵子出生于广东省新沂县水口镇双山村。十几岁时,甘赵子勤奋、聪明,成绩优异。16岁时,他被北京大学物理系录取了。

提到过去,甘·赵子笑着否认“年轻天才”的说法。“当时考得不错,就像我们大多数同学都不想考大学一样。新中国成立初期,这个概念与今天大不相同。那时,许多人高中毕业后就去工作了。”甘·赵子说。

当时,北京大学,指的是苏联的教育体系,拥有五年的学士学位。1959年大学毕业时,成绩优异的甘赵子有幸成为著名物理学家黄昆的研究生。黄昆院士是世界著名物理学家,也是中国固体物理和半导体物理的创始人之一。

甘·赵子回忆说,当时不需要研究生入学考试,他也没有选择自己的专业。这完全是一种组织安排。"在我们这个时代,没有个人选择。"甘赵子笑着说道。

他回忆起第一次见到黄昆时的情景:“我记得有一天,黄昆敲了我的门。他说如果你叫甘·赵子,我就答应了。他说,“我是黄坤,学校已经安排你做我的研究生。”"

认识了著名的老师后,甘赵子走上了科研之路。他说,当北京大学的研究生就像当老师一样,只是研究生不承担教学任务,而是专注于研究。“研究生每月收46元,3年后(毕业后)收62元。直到1978年工资才提高。”

对于今天的年轻研究人员来说,选择科学研究的领域和方向是当务之急。在那些日子里,甘·赵子别无选择,也没有被选择所困扰。他们都“服从安排”和“国家需要第一”。

1956年,根据国家科学发展计划的需要,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厦门大学和吉林大学的师生被集合到北京大学物理系。在黄坤和谢喜德教授的主持下,中国第一个半导体专业成立。甘·赵子也成为这个新兴领域的第一骨干。

到20世纪70年代初,中国意识到激光技术对国防具有重要意义。在系里的安排下,甘赵子开始从事激光物理的研究工作,为我国高能气动激光器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20世纪70年代末,甘·赵子提出了一个基本正确的多原子分子多光子离解物理模型。在20世纪80年代早期,光在半导体中相干传播的理论得到了发展。20世纪80年代中期,他对凝聚态物理的一些前沿领域做出了贡献,如分数量子霍尔效应、金属-绝缘体相变、磁半导体量子阱中的极化子、杂质共振态等。

自1986年以来,由于国家需要大力发展超导,甘赵子一直从事超导领域的研究工作。自1987年5月以来,甘赵子一直担任国家超导技术专家委员会的首席科学家,主持中国高温超导的全面研究和发展。

"永远不要从事书面申请."

赣赵子的具体科研工作大多是理论研究,但也注重产业整合。“正如黄昆先生所说,应用技术最可怕的事情就是把它应用到文章中。你不能把它写在纸上。你不能回避技术问题或者只是写文章。”甘·赵子说。

"大约在20世纪90年代后,我们决定更接近生产。"甘·赵子说,看似深奥的物理研究与生活密切相关。“例如,集成电路和晶体管、发光二极管灯等。固态物理与人们的日常生活有很大关系。”

北京大学物理系对氮化镓这种发光二极管衬底材料的研究可以追溯到20世纪90年代。

20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日本中村修二开始研究蓝色发光二极管。20世纪90年代,北京大学物理系了解到中村修二的研究成果,该系的一些同志建议时任系主任的甘赵子开始相关研究。"可以说,北京大学物理系的发展起初有些被动。"甘·赵子供认不讳。

然而,随着技术水平的不断提高和提升,北京大学物理系希望找到一个合作伙伴并投入生产。2000年,北京大学物理团队与上海合作成立上海蓝光公司。这是中国第一家从事氮化镓基发光二极管外延片、芯片研发和工业生产的企业。

与上海蓝光成功合作后,赵子和北京大学的物理团队将led基板技术引入东莞。在他的领导下,东莞先后建成了全国第一条氮化镓衬底材料生产线和图案化蓝宝石衬底材料生产线,也建成了全国最大的衬底材料研发制造基地。因此,甘赵子被授予“东莞市荣誉市民”。

然而,甘赵子强调,“在学校里办公司的原则是促进项目的应用,而不是以办公司为目的。大学本质上是以科学研究为基础的。”作为系主任,甘赵子对此有一个清晰的认识:“不能说东莞一家公司的贡献超过了在国内从事科研和教学的人大。”

此外,从学生发展的角度来看,甘赵子也认为大学与行业保持联系是必要的。"学生毕业后不可能做科学研究."

“科学应该允许失败”

采访中给记者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甘·赵子务实和科学的态度。

甘赵子回忆说,20世纪90年代末,时任科学技术协会主席的周赵广院士邀请他与年轻学者交谈。他说了两个字:“我希望今天会上的同志们不要成为更多的从事‘科学’的人而不是从事科学的人,成为伯乐的人而不是成为马儿的人。如果你总是谈论如何培养人们的创新,你不妨自己创造一个新的,对吗?”

甘赵子说,在大学里,大多数人应该做科学研究,而不是当领导。

作为一名前领导人,曾在北京大学物理系任职十年的甘赵子说,“基础科学研究必须被允许失败。半导体物理每年都有很大发展,其中大多数肯定会失败。我们不能从商品经济的角度来看‘每个价值多少’。”

甘赵子回忆了20世纪90年代初在北京大学物理系建立人工微结构和介观物理国家重点实验室的故事:欧阳琦回国进行生物物理研究,在当时实验室支持的项目中取得了成功;然而,另一位学者对“电场影响极性分子液体相变”的研究以“粒子失效”告终。甘赵子不得不写一篇关于“失职”的评论。

甘·赵子以超导领域的研究为例:“在20世纪80年代初,ibm认为集成电路的发展可能会遇到瓶颈,所以ibm组建了一个大型团队来制造超导计算机。后来,因为集成电路的发展成为主流,超导被抛弃了。但你不能说超导研究毫无意义。”

至于科研人员,甘赵子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有秩序地行动,保持冷静。“每个人都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很自然,在这个方向上可能会突然出现一个好的应用程序,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在这个方向上产生任何结果。每年在学习上都会有进步,这足以达到工资水平。”

南方日报:你在学习期间有什么难忘的经历?

甘·赵子:易欣年轻时很穷。我记得新沂县在1950年只有电灯。它没有在家里使用,或者在学校教室和图书馆有电灯。在过去的五年左右,生活迅速改善。当我离开新沂(1954)时,我已经开始修路了。

(高考)那时,考试很容易。像我们大多数同学一样,他们大多数都不想参加高考。解放初期,这个概念与今天大不相同。那时,许多人高中毕业去工作。到达北京大学后,学校免费负责一切,包括伙食。当时,它被提倡成为一个“螺丝钉”。这项工作是根据安排完成的,别无选择。从那以后我一直在北京大学,我的生活经历很简单。

南方日报:你现在的工作和生活节奏是什么?

甘赵子:今年,我基本上每天早上和下午都来办公室,一周六天。在家没关系。我现在不负责的是帮助年轻人提建议。

我一直坚持认为人们必须在生活中做事。然而,你必须考虑到你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每天做你能做的,做你必须做的,以无愧于心。

甘赵子院士简介

甘赵子,1939年生于广东新沂,北京大学物理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他是北京大学物理系的系主任,也是北京大学科学系的首任主任。他是国家超导技术专家委员会的首席科学家,主持国家超导研究。

甘·赵子的主要研究领域是凝聚态物理和光学物理。20世纪80年代末,赵子提出重视中国介观物理的研究,并主持在北京大学建立了该领域的国家重点实验室。

[记者]王世坤

[规划]赵晓娜

[作家]王世坤;赵晓娜

[消息来源]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

上海快3 澳门百家乐 广东快乐十分 五百万彩票网

上一篇: 西单、王府井、工体等管制区周边商圈将调整营业时间

下一篇: 装备万元、报名千元、带热旅游……为北京马拉松算笔“经济账”

Copyright (c) 2013-2015 hmtlogistics.com 戴北新闻 版权所有